崇尚新闻网

崇尚新闻网传媒

嫡 中国古代一直嫡贵庶贱?大批庶出表示不服

2021-06-11 13:40:58 传媒

[正文/观察者网络专栏作家石悦]

随着电视剧《知否》的热播,卑微的问题引起了人们的热烈讨论。在影视剧中,女主人公盛因婚姻关系不被父亲和生母所喜欢,甚至被生母赶出家门,从而与第一主人公顾产生情感纠葛。在古代小说的创作中,为了促进情节的发展,许多作者倾向于突出“简单与普通的矛盾”,过分夸大第一个儿子和第二个女儿的矛盾,有些兄弟甚至是敌人。很多人受到影响,认为封建时代很重视卑微,平民百姓卑微如狗,而贵族。

网上甚至有一群“地书神学”(言情小说的受众主要是女性)。在他们看来,大臣家庭的儿子甚至可以鄙视皇室王子和王子的女儿,她们会因为受到自己母亲的压迫而被迫卖入妓院。不可否认,在封建时代,对于权力和家庭财产继承问题比较卑微的孩子之间会出现一些矛盾,但绝对没有网络上大多数言情作家渲染的那么严重。毫无疑问,“卑微的虔诚”是在误导孩子,混淆视听。

其实很多人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卑微”的含义。我们可以看看“谦虚”的真谛。

恶,混蛋也。——《说文》。段注:“树每萌之谓蘖,人之谓枝之谓罪,意同。

首先,很多人忽略了普通罪的意义。普通的罪开始是没有歧视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儿子也可以被称为“普通的罪”,因为“罪”原本是指树旁的树枝(树干的树枝除外),所以人们的支子也被称为普通的罪。换句话说,除了长子之外,不继承爵位的次子也是普通罪,除了大宗,在西周,大小宗法制的观念并没有在帝王时代消失,而是一直存在。

电视剧《你知道应该是绿胖红瘦吗》

西晋,武元阳皇后去世。大臣们在讨论皇后的丧时,只对太子丧的礼仪规范提出建议,而没有考虑到武帝其他士人的丧。除了太子司马忠,吴元阳皇后还有一个亲子秦王司马柬。皇后生的次子司马柬埔寨,没有资格哀悼皇后。可见西晋时,皇帝好像也是这样,长子司马柬埔寨也和其他嫔妃一样是小氏族,不能为皇后哀悼。

《旧唐书·方传》:

避其父曰:“隋炀帝无才,欺钱、李,未谋子嗣。他与群臣相混,以致失相。毕竟他屈服于异心,最终应该是内相,不足以救国。

方的话也很典型。我们知道杨勇和杨光都是独孤女王的家人。他们既是父亲又是母亲,母亲是女王。自然都是儿子。为什么隋文帝把长大养年轻人的浪费和平凡混为一谈?因为相对于杨勇的大宗地位,大宗之外的诸侯都是小宗族,小宗族自然是普通的祸害。所以在历史上,即使一母二子争夺储位,朝臣对老皇帝的训诫中也经常出现“以庶族代族人”和“混淆卑贱者”的字眼。

那么,从政治权利继承(包括爵位继承和祭祀权利继承)的角度来看,会不会有新的看法?同样是帝子,因为杨勇是长子是太子,所以未来杨勇继承的是天下,而杨光和其他帝子将来只能是小太子,当然,太子也很突出,但是和未来的太子相比,这种差别无疑是天壤之别。可见,即使是同一个儿子,继承的权力资源也是大相径庭的。其实这可以看作是继承人与非继承人的家庭矛盾,不必局限于简单。

相对而言,秦汉时期,人们朴素平凡的观念相对单薄。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开始重视简单与普通的区分;宋、明、清时代的朴素观念也在淡化。因为在中世纪,随着贵族家庭的兴起,出现了一个特殊的阶级——士绅。作为一个阶级,(1)士绅直接或间接统治农民;(2)世代世袭的国家官员;(3)相对于“普通”,它具有“学者”的高贵地位和身份;(4)文化上,具有普通人无法参与的文化创造能力;(5)与皇权相比,具有一定的自律性。贵族相对于皇权是如何获得自律的?

对此,渡边先生指出了重视血统的贵族之家主义,形成封闭的通婚圈的人际关系,严格区分贵族与非贵族的相似意识。“因为阶级分化,有两个阶级,即知识分子和普通人。高门人的婚姻对象为了维持家庭地位,往往选择合适的家庭,士绅的婚姻圈子很封闭,没有后世那么宽容。南北朝时期,有“士不可嫁”的规矩。如果士族和平民结婚,他们甚至会被程在御史中弹劾。同时,两史八书里也有很多事件。

孙昌无极

著名的故事是唐太宗的孙子皇后和他的兄弟孙昌无极的故事。长孙皇后和他的哥哥孙昌无极是一个母亲的兄弟姐妹。孙子兄弟姐妹的母亲出生在渤海高适和北齐皇室。她是北齐清河王的孙女,隋朝扬州刺史的女儿。后来,她嫁给了关陇的军事贵族常。本来一个是北齐皇室的女儿,一个是北周的关龙勋。一般情况下,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但北齐因政局混乱被北周所灭,渤海高突然由皇族变为亡国贱囚。也许是为了维持家庭地位,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了比他大一点的生,做了他的继女。

后来,高生了孙子和妹妹,戊己十五岁就去世了,但是他的前妻生下了儿子孙安业,孙安业不能照顾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把年幼的孙子和妹妹赶出了家门,让他们无处可去。幸运的是,这时我的叔叔高世莲带着他的妹妹和侄女回到他的家抚养他们,并把她的侄女嫁给了李世民,他出生在冠龙贵族。后来,因为李世民登基,他的大哥和姐姐成了女王的叔公。孙强·安业在贞观初年参与了叛乱案,因为她害怕遭到大哥大姐的报复。这件事是孙强·奎因知道的,她没有倒下,而是为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求情。北朝史书上虽然有很多争雄的例子,但也要看到,一般来说,史书上的记载都是极端的例外。

有人说北朝隋唐是最受歧视的时代,可能是受颜之推《颜氏家训》的影响。

江左有话直说,失房后,以妾了结家事;扇贝蚊子蛰人,或者避之不及,局限于大打出手,打得轻是一种耻辱。河北不如这边,不预感人流量,复婚很有必要。至于三四年,妈妈比孩子少。后妈的弟弟,前一个女人的弟弟,衣服,食物,婚姻,但是至于普通人和贵族的区别,普通人的思想是普通的。他死了之后,为了博取公门而辞职打官司,污蔑辱路。子女诬告母亲为妾,弟弟为仆,传布祖宗之言,暴露祖宗考试之长,以求直己。

学者陈爽认为,谦让问题确实是南北朝时期的一个社会差异,北朝的谦让之争多于南朝。但区别并不表现在第一任妻子的地位和身份上,而是社会上的观念和制度导致的频繁再婚状态下家庭继承关系的不稳定。史书记载的第一任妻子与第二任妻子的争执,大多发生在儿子之间,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任妻子与第二任妻子之间。

北朝后期,第一与第二之争与鲜卑贵族与汉高门的广泛联姻有关。鲜卑女性凭借帝室之都和群臣之势,冲击着高门赖以维系家族声誉的礼仪。宗族冲突也促进了家族的分裂,以至于“北朝后期,许多名门望族失去了固有的凝聚力,宗族成员为了谋求自己的名利和权力而效忠不同的统治集团,父子异邦,兄弟反目成仇。”隋唐以后,单纯的观念应该会逐渐淡化。

其次,如果不谈阶级,空谈办公室,意义很有限。

跨阶级歧视几乎不存在(底层小集团的儿子不能歧视上层精英的儿子),这个阶级的歧视从来没有作为社会共识存在过,所以可以说出姓氏,基本上没有人在意个人的身份。对于学者来说,更重要的是父亲(中世纪重视家庭的人)的阶级地位,是贵族出身还是卑贱出身还是纯粹的底层出身。家庭中存在的歧视实际影响有限。

毫无疑问,历代法律都是以长子为第一继承人(身份继承和财富继承),财富继承中的“诸子均分”原则一直存在争议,这里就不说了。我们说身份继承,法律规定长子是第一继承人,但实际上长子和侄子并没有太大区别。长子有爵位有门第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但长子没有。

大儿子和其他狗娘养的差距不大。除非皇帝推倒,另封官职第二侯爵或官职。在江左晋松时期,拥有国家公爵头衔的人可以从一个骑着常侍的清官开始。根据这一理论,非继承人的子女开始他们的官职比那些骑着正式仆人的低。当然,一个大臣的功劳可以达到谢帝的程度。很多时候,连老百姓都可以一起感恩。当然不确定部长能生几个儿子。

否则,在现有的规定下,做二儿子是不行的,政治资源有限。次子和其他儿子都在50步和100步的水平。

方的爵位是从长子家继承下来的。虽然二儿子的宅爱依然是公主,“和老板娘的求爱大相径庭”,但高阳公主还是希望丈夫继承公公的爵位,可见爵位应该是一种稀缺的政治资源。继承爵位的长子和不继承的次子所拥有的政治资源是不平等的。即使房子和房子的爱是一个母亲生的,他们也要争。

大儿子和二儿子的世界也不一样。正如学者所说,稀缺的政治资源应该排除大部分人,但大部分也包括包括非继承人在内的长子。这样一看,办公室大概是这样的。很多时候,大臣们不喜欢长子,讨厌私生子,只是出于维护大宗地位的出发点,强调官职和普通人的区别。

办公室和普通人有区别吗?肯定有,但只存在于家庭内部,不包括整个统治阶级,歧视老百姓不是普遍现象。小说中,太傅丞相的女儿可以被卖到妓院,这其实是一个很可笑的设定。其实,不涉及政治传承的一等女之间的差别就更小了。桓温出生于龙抗桓家,他与太原王的婚姻被拒绝。桓温虽是东晋权臣,但一直被高门世家奉为“兵家”。在这里他应该不会关心王的女儿的头等问题。

如果王导、谢安、王都有小妾,怕没人敢歧视。在唐代,人们不会看五姓七貌生妾的地位,只会关注五姓的出身。嫁给一个五姓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五姓的女儿)是高尚的。办公室和普通人的区别还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父亲的宠爱,公务用车等因素。家庭婚姻一般对年龄有一定的要求。

即使是第一个女儿,如果在父亲封侯崇拜之前结婚,她可能会比妹妹嫁得好。如果第一个女儿年轻,第二个女儿年龄合适,那么只有第二个女儿会结婚。在权力面前,办公室和普通人的区别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三国时期,有一个著名的例子。袁术看不起袁绍,所以很多人喜欢举袁绍为例,说袁绍因为地位受到歧视,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谁在歧视袁绍,袁术,袁绍的弟弟,而不是整个上流社会。

汝南袁家的袁绍(左)和袁术(右)

我们对袁绍的第一个认知是来自汝南袁家的公家子弟。换句话说,强调袁绍和袁术的区别是在汝南的袁氏家族内部。但他们的外在身份标签都是冠族弟子。进入社会,人们更看重的是才华、名气、家庭、公婆。非婚生儿子可能得不到母亲的赡养,但不代表被全家抛弃。除了母系家庭,还可以争取老婆家庭。

对穆迪来说,帝子离开这个狗娘养的没什么好处?《旧唐书·官二传》记载“每一个狗娘养的都有五个以上的官,都封为自己的母亲。没有母亲,母亲是密封的。”在封建时代,对于女性来说,获得御玺是人生的一大荣耀。非婚生母亲和生母共存时,只能索要御玺。唐朝少府监裴统,因母亲还在而被弹劾。其次,古代的医疗水平相对较低,所以很多贵夫人死于难产,孩子死亡率也很高。不是所有的第一任妻子都能生下第一个儿子并抚养他们长大。重振家族名声,带领家族再创辉煌就够了,不要太在意违规的问题。著名琅琊王氏王道,王道中只有王岳,其余五子未娶,长子王岳早逝。是那个混蛋带领琅琊王氏家族走向辉煌。没有人看不起王亚和王华,南朝没有比琅琊王氏更显赫的家族。

王符字节信,安定林箐人也。少好学,有志锻炼,与马蓉、张斗、张衡、崔媛等友好相处。稳定低俗低俗,但没有其他家庭,对老乡来说很便宜。

始(裴)潜自感低贱,无叔之家,对父不恭,即破结上进。虽然很多都比较有经验,但是省里是清楚的。

(王戎)紫丸有个好名字。脂肪越来越少,戎使食物越来越差,越来越胖。十九人死亡。有个混蛋xing,第戎鄙视。以其弟太守杨平为嗣。

有时候,对于高门弟子来说,歧视往往不是来自家庭之外,而是来自家庭内部,更多的是来自生父的歧视,而不是来自第一个母亲的歧视和压迫。因为王戎不喜欢这个混蛋,他宁愿让自己的侄子继承爵位也不愿让这个混蛋继承。佩茜因为妻子不明显被生父抛弃。天下大乱时,他只身前往荆州避乱,而父亲裴茂在长安做官。

公孙瓒是因为母亲的自卑,或者父亲的歧视,才开始做一个卑微的县官的。后来因为岳父的赏识,他逐渐崛起,有了强势的妻子作为靠山。当王诜没有生私生子时,他感到很丢脸。王君本人对荀氏并无怨恨,但对荀氏非常孝顺。另外,我们看不到任何来自他人的歧视。

附带说说妻妾,一日为妾终身,基本没有娶妾的可能。其次,关键问题在于搞清楚便宜小妾和好小妾的区别。嫔妃除了老婆一般都可以叫嫔妃。但嫔妃是分等级的,有随意处置的嫔妃,但大多是歌手、舞者。这些人本身就是奴婢,被视为财富。很难说一个好女人和一个官宦女人可以被允许作为妃子买卖。

历朝历代,我们都严厉打击以次充好。在唐朝,对情人变成奴隶的地位控制极其严格。对于那些偷偷买情人当奴隶的人,政府处以非常重的惩罚:“掠夺者和被掠夺者都是奴隶,他们束手无策;对于作曲家来说,流三千里”。《隋书·李维传》记载“若有父死于朝臣,日月不长,儿孙无赖,则分妓嫁钱。”后人娶妻卖妾应该是常事,但前提是妓女和嫔妃是奴婢,不是情人。

“官职”的区分是家庭内部的标签,而不是社会的标签,而是为了减少政治继承权引起的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很多时候,“官职”与“一母之弟”之争往往是从曹植的弟弟曹丕、的弟弟司马佑、的弟弟、李的弟弟开始的,他们都是出身于自己的官职和一母,在大臣们眼中,他们还在为官职而战。士人一旦出了家,进入官场或者社会简单,基本就失去了意义,不具备社会认同的功能,影响力极其有限。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就是【嫡 中国古代一直嫡贵庶贱?大批庶出表示不服】的详细内容,如果您不了解嫡 中国古代一直嫡贵庶贱?大批庶出表示不服的具体信息,请浏览下面嫡 中国古代一直嫡贵庶贱?大批庶出表示不服的最新相关资讯。

查看更多嫡 中国古代一直嫡贵庶贱?大批庶出表示不服相关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

财政总收入 2018九江各地财政收入排名出来了!

紧急情况 2018年,九江市全年财政收入突破500亿元,达到508亿元,同比增长46.8亿元,增长10.1%,总收入继续位居全省第二。 开发区:预计全区财政收入112.8亿元,增长12.7%;行业主营业务收入1110亿元,增长17%;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14亿元,增长12%; 杨雪区 旬阳区:预计区域GDP 400亿元,增长8.8%;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50亿元,增长10.5%;完成财政总...

贺州地图 贺州5G地图今天点亮!我们的智慧5G新生活开启了

5月15日,值此第51届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之际,贺州大数据发展局和通信运营商在中国电信贺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贺州电信)举办“智慧贺州创造5 G”活动。2020年,贺州开展“5.17世界电信与信息社会日”宣传活动,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各行业的深入应用,加快贺州数字化进程 启动仪式上,照亮了贺州首城5G地图,开启了首城5G智慧的新生活。 近年来,贺州市深入实施大数据发展战略。按照融...

长孙皇后 大唐长孙皇后与宝鸡的故事(一)

【孙子皇后】 宝鸡市陈仓区香泉镇西北的山坡上有一座山泉。根据传说,长孙皇后的家乡在香泉镇孙嘉村。因为长孙皇后回到娘家就在这里洗澡,泉水变香了,故名“香泉”。 小字观音的皇后不为人知,据说是隋右将军的女儿。8岁丧父,由叔父高世廉抚养。13岁时,他嫁给了唐太宗李世民。他先后生了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贞观十年(公元636年),谥号为“文德皇后”,李世民被称为“贾鸥”、“梁左”。他曾经建了一座建筑来看陵墓...

天天向上郑多燕 4位妈妈7天甩肉46斤,郑多燕对她们做了什么

大家好,我是郑多燕。 “亚洲瘦身女王”被写进韩国教科书;应邀参加央视、湖南卫视等各大电视节目。 30岁嫁给了老公。结婚后,没有工作压力,对自己也没有要求。生完第二个孩子,体重飙升到140斤,身高162。 刚开始没什么感觉。毕竟我觉得我没有一个小女孩那么爱美! “这是你妹妹吧!”我当时就意识到,胖不仅丑,还能让人看起来至少大10岁! 但是当时我还没有下定决心减肥,因为我觉得减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选矿厂 天宙集团 | 新选矿厂招聘

天道研究所——选矿知己 天州集团某项目部招聘河南省洛阳市嵩县Xi安天州矿业科技集团,交通便利,住宿和生活设施优良。现因选矿厂生产需要,现招聘以下岗位: 一、项目经理 1、选矿工程相关专业,大专以上学历,年龄40-55岁,具有一定的项目组织管理能力,良好的表达能力和综合协调能力,从事大中型国有企业副总经理以上职位者优先; 2.有安全管理资格证书者优先; 3.熟悉金、银、铜、铅、锌等矿物的选矿工艺及...

甄嬛传9 《甄嬛传》播出9年,小配角一个比一个红,大反派已无戏可拍

说到《后妃入宫》,总觉得是昨天的事,其实这部剧已经播了9年了。这9年,这部剧重播了十几遍,每次收视率都不错。剧中的人物和一些小细节值得再品一次。 现在仔细回想,聪慧的甄嬛、霸气的华妃、食蛇欲强的皇后、急躁的皇帝、端庄通情的眉庄、自卑悲凉的安陵容、意气风发的浣碧等人物形象依然那么鲜活。说起来,《宫中后妃》是一部大女剧,但也是一部群戏。无论是卑微的小宫女,还是伺候左右的小太监,每个人都有个性,都有演...